東家匠人志:千丝万缕,只为一袭梦中嫁衣 華芬中式嫁衣定制

作者:liao
文章附图

 两弯柳叶罥烟眉,一汪水波含情目。女子长发起,略施粉黛,两片朱唇微启,缱绻心意欲语还休。一袭红衣披,人面桃花相映红。这片中国红上,端庄淑雅之花悄然盛放。怀中儿对襟红袄裹身,喜气逼人。

这张特殊的全家福,是中式传统嫁衣设计师
傅华芬
发我的。“这件嫁衣,新娘是第五次穿上了”,温润的暖意正娓娓道来......


缘起

傅华芬,长在福建泉州典型的南方女孩。被马可波罗称为“光明之城”的泉州,自古便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。多元教派与侨乡文化错杂交融,生出朵朵独具闽南特色的璀璨文化。

中式传统嫁衣,便是其中一朵。

很早以前,时间的针脚就在傅华芬心里织下了这件嫁衣的雏形。出生大家闺秀的祖奶奶有双灵巧的手,喜欢做传统服饰,时间久了远近闻名。后来免费给附近孩子做衣服,拳拳爱意尽付指尖。穿上一针一线织起的心意,怎能不让人心生幸福?

“幸福可以穿在身上。”这个声音一直回荡在傅华芬几十年的人生岁月里。

儿时望着头顶古床雕花入眠、十六七岁临着嫁衣图案穿针引线,古老图腾的神秘魅力牵引着华芬拿起了画笔去探索。十几年深厚的国画美术功底,为华芬之后揭开中式嫁衣神秘面纱埋下了关键伏笔。

“绣工一般不懂绘画,拿得起画笔绣得了龙凤,才能触及中式嫁衣的灵魂。”华芬说现在的幸运要感谢当初的坚持。

学艺术特别烧钱,当母亲认真地和她交代“先说好,你要上学的话,今后就没有嫁妆了。”华芬还是毅然拿起了画板。

几年过后,当所有同学清一色报考央美、南美等高等艺术院校时,华芬志愿却填下了北京服装学院。是时候回应深藏心底的那句“要让幸福穿在身上”了。


起点

如果说成长背景让华芬对嫁衣爱意渐浓,大学兼职经历却将这份热爱推到了毕生事业的高度。

大三时,华芬在北京三里屯一家中式服装店兼职。店铺靠近大使馆,以接待高端客户为主。一件最普通的日常连衣裙,细节里都是纯手工民族风打籽绣。很多老外抚摸着传统中式服装上栩栩如生的图腾,都会惊呼如获至宝。有的为了追求原汁原味,还会要求熏烟做旧处理。

当国内服饰竞相模仿西式设计讨好市场时,传统中式服饰竟也能如此受欢迎。国人冷落的东西被外人视若珍宝,华芬感到心痛,使命感油然而生。“要让更多人看到中式传统服饰的美。”

“华芬中式嫁衣定制”,这间门面狭小、空间局促的店面,是华芬梦想的起点。在里面,她整整交付了8年光阴,3000多个日夜。

从双手若柔荑,一直绣到十指饱经风霜......


梦中嫁衣

“新娘走进店铺,往往只对一件嫁衣一见钟情,因为她们心里早装有一件梦中的嫁衣。”恍若前世情缘,你透过它,勾起云烟往事,能看到今生最美的自己。

梦中的嫁衣什么模样?说不清道不明,但大抵能在秀禾服和龙凤褂里觅踪迹。

龙凤褂,蓄着娘家不断的牵挂,是母亲指尖开出的鲜花。秀禾服,酿着新人幸福的祈盼,是新娘梦中唯一的嫁衣。


龙凤褂,织起过往念想

旧时女子十三、四岁嫁娶佳龄,都会着一袭“沉甸甸”的婚服出阁。这件嫁衣母亲从她小时就开始织起了。红裙一路人争看,道是谁家新嫁娘?这一天体面嫁娶的风光,凝结了多少母亲指尖鲜血?

嫁衣伴身,便有了和娘家剪不断的牵绊与念想。这便是龙凤褂的前世因缘。

龙凤缘起清代满族宫廷婚服,后汉化为民间传统嫁衣,象征大户人家明媒正娶的风光体面,尤以广东潮州地域绣工卓著。

龙凤采用盘金绣法,将极细的金丝银线绣于上等金丝织锦缎上。以金丝银线的覆盖面积、密度分为褂皇、褂后、大中小福五类,褂面红色越少越金贵。龙凤左右对襟讲究对称美,收身A字裙有儿女成群寓意。一定要绣有龙凤图腾,盘龙卧凤取龙凤呈祥福祉。

龙凤对襟收起盈盈纤腰,包身A字裙勾勒玲珑曲线,尽显大家闺秀娇媚、华贵之美。攘袖见素手,皎腕约金环。七分袖下金镯银饰环绕玉臂,通身珠光宝气,华丽耀眼。这是十年以上工龄绣娘,纯手工绣织180天,1450个工时后,娘家人为新娘捧出的最大心意。

华芬的爱人为广东潮州人,华芬出嫁时穿的正是婆婆亲手绣的龙凤褂。金龙银凤栩栩如生,一针一线,尽是夫家最大的善意。


秀禾服,绣出未来祈盼

不似龙凤得名于中国传统嫁娶文化沉淀,秀禾服是一个新近的名称。它源于一个新娘的梦。

有一天,一位行将远嫁瑞士的新娘找到了华芬。被问及想要怎样的嫁衣时,新娘说“就像《橘子红了》里秀禾穿的那件。”时值2005年《橘子红了》首播,剧中江南佃农女秀禾一身宽松端庄红嫁衣,与命定人相识11个年头后迈入容家。

这件叶锦添设计的嫁衣也成了很多新娘“梦中的嫁衣”

听了新娘的愿望,华芬通宵研究剧中嫁衣。嫁衣版型源于清代民间汉服袄裙,融合了满族服饰特色。上衣立领,袄褂对襟或右大襟,下服马面裙。不似龙凤褂收身凸显玲珑曲线美,秀禾服宽松大气,别具镇场之势,隐透东方女性温婉知性美。

如果说龙凤凸显大家闺秀的华贵娇美,秀禾服便自带小家碧玉的温婉含蓄。与龙凤耀眼的盘金潮绣绣法不同,秀禾服采用低调的苏绣法,将上等绒线绣于精致纺云面料上。

相比龙凤褂,秀禾服绣线颜色、图腾种类更为丰富多变。富贵牡丹、添寿仙鹤、祥瑞狮子,甚至淡雅碎花,历史长河中俯拾皆是的中国传统服饰图腾都可拿来绣。

日夜赶工后,华芬捧出了这件新娘梦中的嫁衣。宝绿嫁衣新郎红服交相辉映,一步一摇,盘花图腾竞相开放,红盖头下娇颜若隐若现。

故土情节与新婚喜悦在这件嫁衣上完成了仪式性的升华。此后,秀禾服便成了新娘梦中嫁衣的代称。

8年芳华,数千件嫁衣

傅华芬身兼多职,是画稿师、绣工、店铺接待......“每一位客户我都会亲自接待,因为只有设计师最懂自己的作品,能最充分地展示嫁衣、招待好客户。”

8年芳华,傅华芬慢慢吃透中式嫁衣每个环节,和团队为数千位新娘捧上了幸福的嫁衣。

时至今日,中式嫁衣仍如滩底碎金般沉默一角,真正热爱的人还是少数。市面上的以次充好、大众印象里的土气,一度让华芬面临推广的困境。

“有些新娘带着西式审美眼光,一开始很不情愿试。你要让她慢慢去看、细细去听。试了第一件她就愿意试第二件......”让大众接受并欣赏中式传统嫁衣的美,是个非常漫长的过程。

但华芬对此总是很有耐心。

“每个新娘都很有想法,只有耐心地和她们沟通,认真了解了她们的性格、家庭、喜好等,才能做出她们心中的嫁衣。”制作一件中式嫁衣,就是把新娘的过去和未来绣进布料的过程。



纯手工绣制

和新娘深入沟通后,华芬心中嫁衣便已见初形。然而无论是龙凤还是秀禾服,都需全程纯手工制作,十分不易。

在设计嫁衣图案、版型前,需经过量体、出坯子、试衣、修改等环节确定嫁衣的精确尺寸。

“画稿是一件嫁衣的灵魂。”在华芬看来,设计画稿对嫁衣起着盖棺定论的作用。画稿既要符合传统图腾的讲究,又要满足新娘个性的彰显,非常考验设计师的功力。中式传统服饰,琢磨得越深越难下手。比如裙褂上要有五十四只龙凤,是有史可查的讲究,丝毫差错都会另嫁衣黯然失色。

绣制第一步,要在硫酸纸上画出与打版样衣1:1大小的画稿。之后是漫长的刺绣过程。用细针在破硫酸纸上扎出镂空图案。然后用一种特殊的粉和油,隔着硫酸纸把图案印刷在面料上。如果图案拓得粗糙,还得照着画稿一点点补好,直至面料与硫酸纸上的图腾别无二致。


刺绣是嫁衣从骨架变得有血有肉的过程,似花蝶蜕蛹重生。扎进、穿出,看似简单重复的动作下,针线游丝般在精准轨道下推出图腾,惊艳了时光。一件秀禾服,四五个绣工连夜赶工要绣至少三四个月。如果是极品褂皇,需要花费整整几年光阴。

坚持原创

博物馆是华芬百去不厌的灵感后花园。“现在很多真正传统的东西,只有博物馆里才能看到了。”透过橱窗玻璃,古老服饰里先人智慧仍熠熠生辉。每回都能引发华芬关于“去旧存精”的思考。

坚持传统嫁衣纯手工绘制刺绣、结合时代元素微调嫁衣版型......从初期的模仿开始,华芬在中式传统嫁衣这片汪洋大海里摸索,慢慢形成了自己的设计理念。

“除了现有的原创固定款式,之后还想做些概念性原创嫁衣,虽然暂时还不能被大众接受,但重新拿起老东西就是个慢慢接受的过程。”华芬未来的规划很明确,就是顺着历史长河,清、明、宋、唐......一路追踪中式嫁衣的足迹,只为寻找那件梦中的嫁衣。



后记

“现在这件嫁衣成了我们家的传家之宝了。”开头照片上的那位新娘,每年都会给华芬寄来一张全家福。

照片上从两个人到三个人,以后还会有更多。还是那件嫁衣,却红得越发摄人心魂,那是日渐生长的家族记忆最鲜活的颜色。

“这是我做传统中式嫁衣全部意义所在。”这句话很动人。

2017-6-28



文章分类: 華芬推文
010-57112131
北京朝阳区建国路18号院7号楼底商
QQ 47506372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淘宝旺旺:liaokt